快捷搜索:    美女  交警  名称  美食  %E8%BD%A6

公立医院儿科看病难?这类新型诊所也许能帮你!

  装潢童趣十足,纤姿柏波动挺,全程都有医护人员陪同指引,服务以儿童保健、健康管理和疾病预防为特色,创办者多是从公立医院体制内“逃离”出来的,这样的私立新型儿科诊所正迎来大爆发。

  3月31日4月1日,首届儿科诊所发展高峰论坛在深圳前海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儿科诊所创业者、儿科医生、投资者等聚集一堂,分享和探讨了儿科诊所的运营、发展模式、连锁扩张以及品牌打造等热点问题。会上,纤姿柏波动挺,《2018年儿科诊所发展报告》(以下称《发展报告》)同时发布。

  据统计,目前的新型儿科诊所品牌数量非常少,大概只有150家,儿童健康管理是新型儿科诊所未来的发展方向。相比其他城市,深圳儿科市场非常巨大,目前只有一家公立儿童医院,但每年出生人口约20万,急需中高端儿科诊所弥补公立医疗的不足。在资本和深圳社会办医政策的鼓励下,深圳新型儿科诊所的春天来了。

  全国有150家知名儿科诊所

  儿科看病难是全国各地都面临的一大难题,随着就医需求的日益上升,越来越多新型儿科诊所走进了公众视野。

  什么是新型诊所?论坛的主办方诊锁界将“新型诊所”定义为:以新医学模式为核心,更大体现医生的服务价值和医疗人文关怀,以患者和医生为双重中心,充分与医疗服务关联新事物充分融合,提供优质、便捷、有效医疗保证服务的一种诊所。

  原深圳市儿童医院院长冯雷教授用“爱”“防”“新”三个字来诠释新型诊所,“‘爱’是爱心,医生一定要热爱儿童,才能当好儿科医生。‘防’是预防,治疗不仅是开药治病,还教给孩子和家长们一些知识,让孩子以后少生病、不得病。‘新’是创新,注意知识、技术的更新,用人体制上的创新,突破目前民营诊所、民营医院的发展瓶颈,为医生发展打造平台。”相比传统的儿科诊所,新型儿科诊所大都定位为中高端。

  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估计,2010年2014年,儿科医疗市场的总收益从416亿增至761亿元,即复合年增长率为14.6%,预计到2020年增长到1840亿元。2010年2014年,纤姿柏波动挺,私立儿科医疗市场中高端部分及低端部分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0.5%和16.4%。20142020年私立儿科医疗市场中高端部分及低端部分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4.2%和16.4%。由此可见,纤姿柏波动挺,未来私立儿科中高端医疗市场仍处于高速增长期,比低端市场的增长率还要高。

  不过,与巨大的市场相比,目前的新型儿科诊所品牌数量却非常少,全国大概只有150家左右,且63%都是近3年成立的。诊锁界CEO高哲介绍,现在新型儿科诊所的行业特点主要是规模小,数量少,盈利能力较弱,延展性大,以医生创业为主,连锁形态刚刚开始等。从服务内容来看,新型儿科诊所里仍以全科为主,其次是儿童口腔诊所和儿童中医诊所,“新型儿科诊所已经把儿科医疗,从‘哑科’变成了丰富的儿童全科,且随着行业发展服务内容也会越来越丰富。”诊锁界CEO高哲说,“儿童健康管理今年开始将会加速‘火’起来。”

  记者也发现,不同于传统的儿科诊所和儿科医院,新型儿科诊所更偏重儿童健康管理。唯嘉儿科董事长陈鹏说,新型诊所是公立医院的一个重要补充,“就是要做公立医院不想做,或公立医院也不可能做好的事情”,而健康管理、儿童康复等正是公立医院医疗的短板。在唯嘉儿科诊所,专科的专家除了看病外,一个重要任务是进行常见病的健康管理,促进疾病预防、疾病早期筛查,尽量让孩子不得病、少得病。“未来诊所会以儿童健康管理为中心,儿童保健和康复为基础,利用AI技术和互联网,把标准化的健康管理提供给每个家庭。”陈鹏说。

  深圳儿科市场亟待挖掘

  相比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,深圳儿科医疗市场更为巨大。《发展报告》统计显示, 2017年,新型私立儿科医疗市场城市份额占比中,北京所占市场份额最大,约为当前总市场的45%。其次为上海,约占14%。而广州和深圳整体起步比较迟,虽是一线城市,但个北京与上海比较起来仍然很少,分别只占6%和5%。

  “广州的医疗资源雄厚很有潜力,而深圳的市场非常大且空白多,尚等待挖掘。”高哲说。而且相对北京和上海,深圳新型儿科诊所的品牌数量也比较少,只有妈咪知道、卓正医疗、春芽儿童口腔等10家。

  论坛上,深圳市卫计委医政处处长李林介绍,深圳的社会办医起步较早,呈现出快速发展势头,但总体规模偏小,发展档次和水平不高。截至2017年,深圳社会办医医疗机构数量3000多家。从2010年到2017年,深圳社会办医医疗机构的床位数量和医师数量也在逐增加,其中床位由2010年的5000张增至2017年的7650张,纤姿柏波动挺,执业医师由6000多名增至10000多名。

  然而,具体到儿科方面,目前深圳只有深圳市儿童医院一家公立的三甲医院,床位约1000张,加上社会办医,儿童床位共计约5000张,儿科医生共计约2000名。与此同时,深圳每年的儿童服务人口约375万,每年出生人口约20万,深圳的儿童床位和儿科执业医生严重不足。

  巨大的市场需求、儿科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为中高端私立儿科诊所的发展提供了机会。比如,2012年,由一批来自协和、北医、湘雅的医生在深圳创办的卓正医疗,6年的时间,已经完成4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,并在6个城市运营了近20家医疗中心,其中,在深圳就有8家医疗中心。今年3月深圳医疗界的第一“大V”、被孩子妈妈称为“裴奶奶”的“网红”儿科医生裴洪岗也在个人公众号发文透露,其首家线下诊所“怡禾诊所”也即将于今年8月开业。

  “深圳正规划建设两家公立儿童医院,分别是深圳市第二儿童医院和第三儿童医院。同时,深圳还出台了诸多措施,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来深圳办儿童医院和儿童诊所,欢迎全国各地的儿科医生来深圳创业和执业。”李林呼吁。从2013年到2017年,深圳每年都出台一些社会办医的鼓励政策,包括基本医疗服务补贴、高端医疗奖励等,在深圳,私立医疗机构与公办医院一样,都享受同样的基本医疗服务补贴,并鼓励向社区倾斜下沉,“比如一级医疗机构基本医疗服务补贴每人次是30元,二级医院是25元,三级是20元,社康诊所门诊部是40元。”李林说,同时,在深圳办儿科医疗机构,补贴标准系数还会提高,是综合医疗机构补贴标准的1.3倍。

  医生集团缓解儿科医生荒

  说起儿科,与会专家和创业者都会谈起一个字就是“荒”,即儿科医生荒,这也是儿科诊所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  根据《2015年卫生统计年鉴》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02015年,儿科医生总数从10.5万下降到10万。《发展报告》也指出,截止2016年底,儿童医院中共有15522位执业医师,15766位助理执业医师,1228位见习医师。近3年,儿科医生见习医师数量开始出现负增长,同时,执业医师和助理执业医师增长的数量明显开始放缓,特别是助理执业医师,2015年2016年,才增加了166名。

  “可以看到,虽然国家这两年加大了对儿科医师的培养力度,但并没有缓解当前儿科医生缺乏的程度。”高哲说,“未来儿科诊所最难的仍然是医生问题,会非常非常的缺。”

  冯雷说,风险高、工作累、压力大、待遇差、医患关系紧张是儿科医生的现状。因此,近年来,一些公立医院儿科医生纷纷逃离公立医院投身私立医疗,或自己创业开诊所。然而,相比公立医院,私立诊所更难招到儿科医生,“在职称晋升上,私立医院医生与公立医院医生是不平等的,纤姿柏波动挺,一些的学术会议,私立医院的医生也很难参加,很多大学毕业生都不愿意到私立医院来。”冯雷说。当前,高端私立儿科诊所的医生来源主要是跳出体制的医生、聘用退休医生和多点执业医生,以及与三甲医院建立就诊绿色通道等途径。

  在论坛上,纤姿柏波动挺,一些新型儿科诊所创始人也分享了缓解儿科医生荒的解决之道。小苹果儿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兼CEO路博介绍,小苹果儿科就是以医生集团为核心,打造线上和线下平台。“美国医生的执业形式一半是医生集团,也就是医生团队开展的,在集团内部大家会相互协调、帮助,发挥每个人的优势。”路博说,未来的医生一定会走向自由职业之路,以一个团队的医生来开展执业。

  据介绍,目前,小苹果医生集团的平台上有2500名注册医生,活跃的医生有320个,合伙医生50个,且有20位全职医生加入。同时,小苹果还成立了第一家妇幼互联网医院,包括问诊咨询、科普宣传等,帮医生建立品牌,用体系帮助医生成长。“通过医生集团和互联网平台,纤姿柏波动挺,让优质的医生能够服务更广泛的患者,也让医生价值进一步得到释放,不仅赋能医疗,也缓解儿科医生不足的问题。”路博说,未来小苹果还会开始更多线下诊所,但会借助医生集团这一平台,做好医生的培训,通过社区会诊和远程门诊等方式,把儿科资源输出到一些缺少医生的基层社区。讯(全媒体记者/向雨航 摄影/朱洪波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